< NOI - 2020 > 关于退役

发布于 2020-08-23  340 次阅读


写在前面

2020年8月19日,下午一点整,在那一句“考试结束”之后的喧嚣之中,我终于退役了。我从考场走回寝室,不愿意再走出来。在那一刻,我刚刚考完了五年OI生涯中,决定我命运的最后一场考试。而我所能做的只有等待分数和分数线的降临。
2020年8月20日,凌晨三点半,长沙一中九思轩的走廊,一阵吵闹归于平静。我躺在自己的床上,在我退役之后的十四个小时内,我看到了自己和ysy压线进银,lgh和wyt压线没银,之后我和lxn、sjw、wyt绕着操场走了不知道多少圈,然后跟哈师大附的同学颓到了凌晨。
2020年8月21日,清晨八点整,我从学校附近的酒店走出来,没有和任何人说再见。原定的航班取消,我们六个人,分别坐上了四趟不同时间的航班。我整个OI生涯的落幕,没有鲜花和掌声,没有拥抱和告别,我仓促地坐上返程飞机,用飞机上狭小而模糊的银幕,看了半场不算大片的电影,还没看完,飞机就落地了。
2020年8月23日,傍晚九点半,我坐在熟悉的电脑前,打印写着陌生知识和文字的卷子。白天我去了三个课外学校,听了三个类似校长的人给我安排补课的时间表。明天我要回到陌生的班级,跟一群叫做同班同学的人,复习一些我没学过的知识。
退役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在我人生中滑过了。我也曾想过退役,第一次是在一年零一个月前,之后是六个月前,之后是现在。我的博客后台,有各种曾经想写而各种原因搁置的文章,它们像废墟一样,毫不吝惜地训斥着我,如果我再不把心中所想的东西,用文字写下来,那么这些曾经埋藏在心里的心情,只会随着时间,在心中的角落破败,留下各种各样的残缺。所以现在,我打开我的博客,写了上面这些流水账。
就这样吧,退役之后写点东西给自己看,顺便发发牢骚,就随便写写了。
——于2020.8.23晚,长春

没有想好起一个什么标题

跟哈师大附中的同学玩狼人杀玩到凌晨三点。现在在床上睡不着,和day1前一天一样睡不着,只不过day1前是茶喝多了,想睡却睡不着特别煎熬,今天是退役了,想到未来一年的生活,心里多少有些小兴奋。今天比day1前的情况好多了,至少我不用逼着自己去睡着,翻来覆去太折磨了。
lxn从北大面试的教室出来的时候眼眶红了。我一直在想退役的时候为什么要哭,我想起去年NOI回来的时候在机场,我也有恍惚间怅然若失的感觉。当时我想的是我可能要和我那些在同一间小教室里奋斗两年多的学长作别了,印象中我往机场外走,zcy并肩在我旁边,我们俩拉着行李箱走出机场大门,然后我往左他往右,我回头看,在人群中他走路的背影,一起一伏。他说他走路随他爸,也是一起一伏的,我又突然觉得他走路像冲锋,牟着劲往前走,不会想着回头。然后我和学长就这样作别了,没有什么肉麻的情节,毕竟我也理应接受,属于我们OIer的,随时会降临在我们身上的退役。
于是我问lxn为什么要难受,我问自己为什么要难受,相比去年的我,今年的我反而像是迎来了长夜终尽。他说他好可惜,他说他没拿金牌,他说他好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好好努力,他说着说着眼眶就更红了。我也知道每当退役来临,人总是会失落,毕竟我见过曾经大我一届的B层学长,在退役那天,坐在曾经属于他的位子上。曾经摆满了笔记本电脑的桌子上,放着一本他下节课要用的物理选修,空落落的,一如一场NOIp后的机房空落落的,一如一次比赛之后退役时的心情,空落落的。lxn趴在走廊天井的栏杆上,哭着诉说这些年,他学的太菜了,他没拿过金牌,他没有早一点知道努力。我没有想自己这五年来学了多少知识,收获了些什么结果,究竟努力了几分又有多少时间在颓,在那之后我也没有想,关于自己知识水平可能还留在NOIp,比赛向来只拿过一堆破铜烂铁牌,五年OI生涯,可能正经学习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一年这些事情。不过说着说着,我突然发现所谓退役,是再也没有人给你一遍遍地讲回文自动机或者splay,是再也没有一次能一发入魂摘金夺银的机会,是再也没有人陪你用一个下午,用半张白板和两面玻璃墙,用五六张草纸只为了推出一道题的生成函数。所谓退役,不过是一纸证书,告诉你你曾经日以继夜的生活,结束了。
我们俩在操场上走,wyt也在操场上走。她是被卡线打铜了,我觉得我没有权利说什么安慰的话。铜和银的区别,就化为了高考是640分有学上,还是700分有学上。但对于她,同时也是不挂分和挂一个测试点的区别。我感觉我身边有一群人都卡在线上,ysy,我,lgh,wyt,gqs,有人卡线上,有人卡在线下,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哈。
所以我后来不觉得长夜之尽有什么可高兴的了。与其说退役,不如说又给自己找了个借口狂欢,放几天松,和各种同党享受所谓长夜之终,我们平时的生活太紧张了,所以当下理应狂欢,但狂欢后的狼藉,还是要一点一点自己拾掇。可能过几年后我再想起这几年,我会突然发现自己当年的经历是多么酷,我又会发现自己当时颓废是多么不理智,可能我会把这当做生命之馈赠。有点肉麻,不过肯定的是,等我说起这些的时候,用的都会是过去时了。我会以“我当年”打头,然后可能会以一两句叹息结尾,放中间说的,就是我用我疲乏的文字词汇,想尽办法描绘这五年丰富多味并且充实的生活了。
我可能会把这篇文章给别人看,比如wyr,ltx,tyk,dmf,或者sjw,ls,ws,hsy或者谁。他们在前头我都没提,在这提一下,和你们的故事,会写的。可能,会在下一个睡不着的凌晨,记得到时候也来捧场。
困了,也许没困,但是就写到这吧。
——于2020.8.20凌晨,长沙


血まみれからの方がさ,勝つ時にはカッコイイだろう.